登富特:黄金反弹近尾声 人民币强势持续

最新两波高手论坛谜语

2018-07-01

乐视影业投资机构LP问责风波:另类退出方案操作难题 股票行情 #标题分割#

乐视影业投资机构LP问责风波:另类退出方案操作难题 股票行情

为了尊重儿童的独立意愿,让他(她)们适度参与社会生活,同时维护交易秩序和安全,有必要适当降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下限。

登富特:黄金反弹近尾声 人民币强势持续

乐视影业投资机构LP问责风波:另类退出方案操作难题乐视影业投资机构LP问责风波:另类退出方案操作难题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现在我们联合了约十个出资人,正要求PE基金管理团队对乐视影业项目退出给予明确规划的同时,还必须对这个风险极高的投资项目做出说明。

”随着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300104)失败,参与乐视影业股权投资的一家PE基金出资人王诚(化名)终于坐不住了。“现在我们联合了约十个出资人,正要求PE基金管理团队对乐视影业项目退出给予明确规划的同时,还必须对这个风险极高的投资项目做出说明。”王诚称,这包括基金管理人(GP)需向出资人(LP)公布基金参与乐视影业股权投资的全过程,以便出资人了解其中是否存在违规操作或投资错误,以及基金管理人在乐视系出现资金链危机后,采取哪些措施推动项目退出维护出资人权益等。但是,他目前得到的回复是,基金管理人即便暗示乐视影业最终投资失败,对整个基金业绩影响并不大。王诚对此并不满意,目前他不再相信基金管理团队的单方面说辞,打算联合更多LP举行出资人大会,要求全面审查基金运作当前业绩状况,以评估乐视影业投资失败对整个基金业绩表现的具体冲击。1月24日下午,道记者致电这家PE基金合伙人求证,对方表示目前基金方面正想办法与乐视影业沟通新的项目退出规划。

在他看来,尽管乐视影业以98亿元估值注入乐视网失败,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项目注定失败。一方面当前乐视影业的估值约在70亿元,仍高于他们入股时的估值;另一方面他们正尝试与乐视影业新第一大股东融创方面加强联系,争取让这家企业早日重回发展正轨。不过,在经历8个月等待、终告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失败后,不少LP已经不愿再“等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多位参与乐视影业股权投资的PE基金LP盯上了乐视控股拖欠乐视影业的亿元,希望PE基金能出面迫使乐视控股与贾跃亭尽早偿还这笔欠款,用于项目清算返还部分本金,进而减轻投资损失。“坦白说,我们基金也曾多次尝试联系贾跃亭,要求他针对乐视影业创投股东退出给予一个妥善方案,但至今我们尚未联系上他。”上述PE基金合伙人坦言。目前,基金主要合伙人的一项主要工作,就是安抚LP情绪。问责与解释2016年5月,乐视网曾公告称,作价98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这让王诚看到PRE-IPO短期获取丰厚投资回报的机会,于是毫不犹豫地认购上述PE基金份额,参与这场投资盛宴。然而,乐视影业资产注入的曲折历程,大大超过王诚的意料。当年10月乐视网突然发布公告称,与乐视影业的重组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度让他认为PRE-IPO梦想破碎,加之当年底乐视系曝光资金链危机,令他发现这笔投资已经“深陷泥潭”。去年4月17日,乐视网突然宣布停牌准备酝酿新的重组方案,却让他看到“顺利上岸”的希望。在等待8个月后,随着乐视网一纸公告,令乐视影业上市再度梦碎,彻底打碎他全身而退的愿望。“23日晚有4-5个基金出资人联系我,打算联合起来向PE基金问责。原先他们募资时表示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铁板钉钉,现在一波三折无功而返,还导致估值下滑,基金管理团队却在这个过程无所作为。”他回忆说。经过一晚的讨论,目前这些LP的诉求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一是基金管理团队需做出解释。即为何在乐视影业项目尽职调查时没有发现其业务模式存在风险,就贸然投资;二是在乐视系遭遇资金链危机后,PE基金有没有主动采取相应措施运作项目退出,确保LP权益不受损失。在王诚看来,PE基金理应对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运作风险做出评估,包括对影响资产重组成败的各个因素。比如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所持有的大量乐视影业股份被冻结、乐视影业关联网乐视控股等机构欠乐视网亿元等进行分析,向LP给予风险提示。但是,PE基金管理团队选择无动于衷。上述PE基金合伙人称,1月24日一早,他接到多位LP的问责电话。但由于乐视影业高管频繁调动,加之资产重组处于保密阶段,他们有一段时间没能与乐视影业方面进行深入沟通。“至于个别LP提出的乐视影业项目投资决策过程,由于此前负责这个项目的高层在乐视系爆发资金链危机后就辞职,当前要梳理整个投资过程需要不少时间。”他解释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PE基金与乐视影业的沟通不畅,一度引发双方对簿公堂。去年10月,北京市怀柔区法院公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参与乐视影业B轮投资的创投机构思伟投资曾要求乐视影业提供2015年6月11日以来的会计账簿、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等,由于乐视影业方面拒不回应也不允许查阅,因此他们将乐视影业诉至法院。对此,乐视影业发布澄清公告称,因公司处于重大资产重组期间,基于对内幕信息披露的管理要求,乐视影业在2017年5月应思伟投资要求,及时向其提供了财务报表、会计账簿及公司治理文件等必要资料。在王诚看来,PE基金管理人的解释未必“站得住脚”。上述PE基金合伙人坦言,其实他们曾联系过一些PE基金转让乐视影业项目股权,但由于资产重组正在进行,加之乐视系项目估值因资金链问题而出现较大幅度下滑,潜在买家将价格压得很低,令基金管理团队始终下不了决心赔本出局。另类退出方案操作太难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失败,不少PE基金出资人开始为实现项目尽早退出“出谋划策”。其中一项颇具创意的方法,就是让PE基金出面要求乐视控股与贾跃亭尽快偿还亿元欠款,然后通过乐视影业破产清算,偿还出资人部分本金。上述PE基金合伙人对此坦言,这个想法看似“合理”,但实际操作难度不小。首先,贾跃亭与乐视控股何时还款仍然是一个未知数,这也不是PE基金出面就能妥善解决的问题。其次,即便乐视影业进入破产清算环节,其资金资产可能需先偿还其他债务,加之破产清算导致企业估值大幅下调,基金出资人真正能得到的本金将相当低。“目前我们正尝试与乐视影业新大股东融创进行沟通,希望能够调动各方资源让乐视影业重新走向发展正轨,以此逐步摆脱资产注入被否阴影并提升项目估值。”他直言。值得注意的是,相比这些PE基金只能选择“自力更生”,有些PE机构却已经全身而退。乐视影业工商资料显示,去年10月12日乐视影业的出资人数目从46位减少为45位,北京融信行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从乐视影业股东名单中消失。资料显示,北京融信行基金管理中心注册于2015年5月15日,股东为刘秋平、王高华、赵江和段洪军4位自然人,段洪军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听说北京融信行基金管理中心属于B轮投资机构,但他们如何能全身而退,目前还不得而知。”这位PE基金合伙人透露,对此,PE基金管理团队相当羡慕,“至少,他们无需应对LP频繁的问责压力。”他透露,其实2017年初,他们曾悄悄联合2家投资乐视体育等项目的PE基金,采取多种渠道尝试联系贾跃亭,要求他对乐视系项目退出规划给予一个明确的安排以及相应的对赌机制。由于没能联系到贾跃亭,这个努力最终也不了了之。标签:,,,,。